cardy

来存个文……

【莫毛】旧闻

试听地址:http://5sing.kugou.com/fc/14383924.html###





旧闻

曲:容祖儿《小小》

词:cardy

唱:白菜


若他日偶遇南屏花刹,清风沐尔,那是我欠你的一个吻


老人:“年轻人,你是想问为什么树上会有这么多的蓝丝带?不记得的啦……只知道似乎有一个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一代代传了下来也就成了习俗,至于是什么故事谁还会在乎呢……”

年轻人:“你是谁?”

树下的鬼魂:“我是谁?你是否还记得?”

鬼魂轻触头上扎着的红绸,树上是漫天飞舞的蓝丝带,一如当年万箭穿心之时,一声“浩气长存”,飘落的蓝色锦旗加身,天地俱静,不动如山。


莫雨:

回忆的笔不曾停顿,描摹着岁月的细纹

路过的人,酒香院深,一寸寸的熟稔

灯下踮起小小脚跟,谁无心而起的纯真

拂去微尘,洗过心门,掷地无声


莫雨:

曾经的月下,浮千灯

曾经的依偎,淡箫笙

回忆的针,总连不稳


穆玄英:

你是否还记得曾经那个人?陪你走过天涯的孤魂

如今流水依旧绕东城,稻香村里还有我在等

任岁月无声荒芜了青春,你是不忍回忆的温存

那年的战马嘶鸣声声,湮没了无声的肯

莫雨:“我见过你很多次,也……梦见过你很多次,听过很多传闻,可我似乎想知道的是……你是否真的没有遗憾?”穆玄英:“当年我曾经说过,等到我们没有立场之分、等到天下太平,即使我们已是白发苍苍,哪怕只有最后一瞬已是无怨无悔,如今……虽然似乎有什么不对,也算是等到了吧……”

很久很久以前,劫后的村民看到一个红衣人取下蓝衣将军的蓝色缎带换成了身上的红色系绳,蓝色缎带系在了头顶的榕树枝上。

今生不能站在一起,死后亦是固执的将你标记于怀。


莫雨:

无意中翻开了剧本,方知你无悲亦无恨

等黑白冷,四海平升,等你我的戏份

时光盘踞宿命的根,我仍是你的君下臣

老树黄昏,转角缘分,一纸旧闻


穆玄英:

曾经的树下 酒已陈

曾经的故事 几人问

回忆的针,还有你疼


穆玄英:

你是否还记得曾经那个人?陪你走过天涯的孤魂

如今风雪吹白了新坟,稻香村里还有我在等

任岁月无声荒芜了青春,你是不忍回忆的温存

那年你用指尖的余温,绕过一尺红头绳


穆玄英:

你说人事难料只一个转身,指尖堪握不见一个人

是否就是曾经的我们,生死莫悲你又何必问

岁月无声早已误了归程,谁又能读懂你的眼纹

若他日忽有清风相逢,那是我欠你的吻


莫雨留有前世片段的记忆,跟着记忆找到了稻香村。

穆玄英死后鬼魂一直跟着莫雨,直到他去世才来到稻香村等莫雨。

并非只有莫雨才能见得到穆玄英,只是一千多年过去了,他也只会问“你是否还记得……”了,直到莫雨到来。当初听到这曲子的副歌部分,有种《斯卡保罗集市》的感觉,一个孤单的鬼魂逢人便问“你从哪里来?往哪里去?是否有见过……”。

又听当年的鼠猫的《他存在》忽然联想莫毛这一对,若于他们而言,一千年后恶人谷、浩气盟都不复存在,南屏只是群山连绵,昆仑只是多产宝玉,他们的故事无人问起,只存在于对方的记忆当中,是喜还是悲?只有冷暖自知。

说BE的……其实“清风相逢”重在“相逢”……嗯……

最后一句灵感来自抗战家书“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抗日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

这不算合唱……人名只是为了区分谁在说话而已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