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y

来存个文……

春回(15雨X盟主毛)6

这里开始更新……本来想把相认部分一次性写完的,不过后面有些没想好就先把写完的发上来吧……

PS:关于古人对年份的说法我一直搞不清,只能按史书的说法来写了……


======================================

一个时辰之后。

莫雨不知怎的心情有些烦躁,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

夜凉如水,只闻林间徐风飒飒。

许是夜晚太过安静,留守的武卫们互相唠起了家常,声音时而细碎低语,时而又爆发出哄堂大笑。

莫雨心内烦躁,蓦地起身走开。

 “小兄弟你要去哪?”

 “不关你们的事。”

 “盟主让我们看住你,你这样乱跑万一遇到麻烦让我们怎么交差啊?”

 “你们的头儿以身犯险,作为属下你们就一点也不担心?”

两武卫听之,忽然大笑道:“小子!我们盟主做事还需要我们这些属下操心?你只要乖乖的别添乱就好。”说着大手一捞,把他按回椅子上。

其中一个武卫蓄着络腮胡,刀眉倒挂,笑起来一脸豪爽,此时似乎对莫雨感了兴趣,跟他唠起来不停。

 “我跟你说啊,我们盟主可是我们看着长大的,年纪轻轻便得谢盟主真传,为人又宽厚,浩气盟上下几乎没有不服他的。”他伸手在莫雨头上比了比,“当年他刚来浩气盟的时候好像跟你差不多大吧,小孩子离了亲人就爱闹别扭,天天吵着要去找哥哥,有一次居然偷偷拄着拐棍跑了出去,还好及时被我发现了,他还央求我让他去找他的莫雨哥哥……“

其他人的脸色忽然变了,另一个武卫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小声警告道:“乱说什么呢!铁定是你听错了!”虽然江湖上早有传闻穆盟主和恶人谷的谷主有点关系,可是大多数人还是难以置信,若是传出去就是天大的丑闻。

听到那四个字,莫雨的心咯噔一跳,各种思绪忽然纷至沓来,缠缠绕绕像是抓不住的线头,让人焦躁异常。莫雨按了按发疼的额头,想起他是有说过他有个哥哥,但是似乎分开了,居然也叫莫雨?

心脏莫名鼓动得越来越快,内心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喷涌而出,再也藏不住了……

那是谁的声音,一直在耳边提醒着他——事情的真相你知道的……你一定知道的……

他蓦地垂下头,发狠地拽着衣角,任此前的情景画片一样在脑海里呼啸而过。

其他人感觉到了他的不对劲,全都识相的闭了嘴,气氛一时陷入了奇怪的沉寂中。

“现在……是什么年份?”

过了好一阵,沉默了许久的莫雨忽然幽幽的问。

两武卫吓了一跳,对他的问话有些莫名其妙,想了想,答道:“应是上元元年……”

“喂!小兄弟!你要去哪儿?”莫雨旋风一样弹了出去,武卫们措手不及,呼啦一下跟着直奔井口而去,俯身望下去黑漆漆的早已不见人影。

众人面面相觑。

“难不成他找盟主去了?”

“怎么办?要不要跟上去找人?盟主让我们看着他的。”

“可是盟主也说过让我们不要跟上去的啊……要是坏了盟主的事……”

“……”

“……”

“有盟主在,他应该不会有事……”

众人点点头。忽而有人想起一事,刚刚悄然瞥见擦身而过的莫雨,猩红的眼状似癫狂,那眼神那模样就跟当初在攻防战场上见过的恶人的那个小疯子一样。

森罗夜雨……

冷汗滑过背脊,众人抬头看着乌蒙蒙的月亮,夜风似乎更凉了。

 

 

 

长安城的夜静得听不见一丝虫鸣,这座垂死的城在瑟瑟的夜风中维持着他最后一丝庄严。

几年前沈眠风私囚丐帮帮主尹天赐的事情败露后,穆玄英也曾以浩气盟的身份参与营救行动,对于沈园地牢也算轻车熟路,因此当他发现地宫竟然连接沈园地牢的时候难免有惊讶和惊喜。

他这次之所以单独行动,除了拿回物资之外,更多的是找寻莫雨的消息。

他有种奇异的感觉,莫雨在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要不然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此时的沈园没了主人早已变成狼牙军盘踞之地,只是因为不是什么重要的地方防守的人也相对较少,只偶尔见着远处三三两两的守卫巡来。穆玄英凭着敏捷的身手一路从地牢来到了上头。

将博古架轻轻推回原处,穆玄英闪身躲在了门边。

门外一瘦高个的狼牙军晃头晃脑地从对面的房子过来,嘴巴里嘟嘟囔囔的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皎白的月光正好对着门前,将穆玄英身处的房间照得一清二楚。穆玄英还在小心翼翼地注意着路过的敌人,并没有发现月光已经把他的倒影跟门框融合在一起在地面拉的很长很长。

本来迈着虚浮的脚步打着瞌睡的瘦高个只一眼瞄到便咯噔一下警觉起来。悄悄环视了四周,夜风习习,鬼影绰绰,刚好看不到半个同伴的人影,犹豫了半晌,亦步亦趋地走了上去,嘴里却还止不住地嘟囔着:“真是见鬼了,前几天刚被不知哪儿来的鬼崽子敲了一脑壳,今儿又给我碰上了,嘿嘿~定要你瞧瞧大爷的厉害!”

穆玄英这才惊觉已暴露了目标,脑筋转转,依旧在门后一动不动。

瘦高个握紧手中的长枪,在门外几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嘿嘿笑得如同偷了便宜的狐狸。

小样想搞偷袭?你爷爷我可不会上当第二次!

他双脚点地,忽而暴起,手中长枪一翻,银枪如钻头一般朝穆玄英藏身的门板刺去!

咚咔——一声闷响,门板被刺了个对穿,嘶嘶冒着烟。

“唔……”细微的痛呼听在瘦高个耳里仿佛被打了赏,止不住洋洋得意,哈哈笑道:“哈哈哈哈!如何?老子这一枪可是真金白银的!”正想看看那倒霉的家伙长什么样,却发现扎在门上的长枪纹丝不动,不知为何使了吃奶的力气也拔不出来。

奇了怪了,难不成真是他人品爆发,使出了真正的实力?

瘦高个忍不住越发嘚瑟起来,以脚撑住门板,双手握住长枪正要使力,忽而门板发出一声爆裂的巨响,瘦高个眼睁睁看着一个拳头裹着劲风堪堪在他眼前停了下来,瞬间变拳为爪死死卡卡住他的喉咙往后一扯,让他的脸跟冰冷的门板来了个热烈的拥吻。

“嘚嘚嘚嘚嘚嘚——”瘦高个吓得魂都飞了,嘴里发出意味不明的叫声。

叮铃——叮铃——

清脆的铃声條乎响起,穆玄英不经意一看,霎时如遭雷劈。

瘦高个腰上别着一个小巧精致的铃铛,正随着主人的挣扎叮铃铃响得正欢。

这铃铛眼熟的很,依稀可见上面雕琢的小字,穆玄英毫不犹豫一把摘下,翻过来一瞧,上面赫然是“莫雨与穆玄英永结同心”几个蝇头小字,正是莫雨身上佩戴之物。

多年之前,穆玄英和莫雨曾在扬州偶遇,那时两人正值最美好的年华,虽有阵营之隔却心无芥蒂,比肩而行。途中偶然帮助了一名叫若初的女子,事后送给他们一人一个铃铛,上面还刻有他们二人的名字。

“此物乃银心铃,若得一人隔千山而不改,历万劫而不移,此心可结,愿你们二人永结同心。”两人之间暧昧的关系似乎因为这个铃铛而被点破,之后虽从不会刻意向对方说爱语,却更加的心心相惜,莫雨更是大大方方地把铃铛别在腰上从不离身,即使如今二人除了心意未改,几乎所有都已不同的现在依然如是。

每每两人或在战场相见,或在谈判桌上决裂时,穆玄英看到总会既感概又酸涩。

“这东西哪来的?”穆玄英不自觉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这、这是我在藏宝阁外捡到的!”瘦高个自知不妙,赶紧乖乖说了实话。

都说沈园藏宝阁里妖气太重,都是些死人的东西,连安禄山大人都不敢随便乱碰,更何况他们这些小卒?当初想着里面的东西不能碰,外面的总没事吧?谁曾想之前被歹人砸晕了一次,这回又被人抓了把柄,看来这藏宝阁不光是不能进,连近身都不行啊……

瘦高个在心里哀叫连连,欲哭无泪。忽然一阵沉重的睡意袭来,條然倒了下去。

穆玄英将银心铃紧紧拽在手心,心情复杂。

此地防守还算松懈,以莫雨的功力,断不会轻易被擒,可如今却无故失踪良久,一定是遭遇了什么事情是他无能为力的。

然而能让莫雨感到无能为力的事情……会有多可怕?

穆玄英在藏宝阁的门外定定站了一会儿,脑中百转千回也想不出丝毫的办法。夜风习习,衣摆翻飞,月色下他的身形愈显挺拔修长,坚定不渝,宛如劲松一般的人物。

不管如何思虑,心中的答案已定,他缓步上前,厚重的门扉吱呀一声缓缓开启。

没有预想中耀眼的金碧辉煌或者机关重重,这个藏宝阁里却是气死沉沉,厚厚的灰尘和蛛网布满了屋子的角落,靠墙排着几排博古架,架子上整齐摆放着各式宝物,可以看得出之前的主人对它们也是视如珍宝,只不过物是人非,至今无人再敢踏进这里再对它们欣赏把玩了。

穆玄英乍一看去那些宝物也不过是些青铜瓷器珠宝字画,甚至还不如普通富贵人家家里的摆设,可翻出藏宝账本一看——好家伙!个个都是世间难得的绝世珍宝!黄金浮屠、叶公好龙杯、南海龙绡鲛珠甁、鱼游四海逍遥盆、灵山瑞云禅月炉……且不说那曾经的皇宫重器,就连只存在于穆玄英听过的故事里的宝物都有,可见当初沈眠风是废了多大的功夫和手段才把这些东西一一搜罗来的,这里的许多东西虽然看上去像是死物,可其实很多都是聚满了天地灵气的神物,亵渎不可,也难怪连安禄山都无法驾驭,任由它们在这里积尘暗淡,就连沈眠风如今都难逃身败名裂的下场。

在心底轻叹一声,穆玄英扫了一眼面前的宝物,内心总觉得有哪里不太一样,再细细看去,果真注意到了左手边那处博古架似乎更干净些,应该是有人动过使得灰尘像被扫过了一样。架子是单独的,上面只放置了一块玉石一样的东西,用很精致的雕花底座托着,彰显着他的与众不同。

穆玄英再次翻出藏宝账簿,找到了这东西的来历。

“天宝元年,龟兹国进奉枕一枚,其色如玛瑙,温温如玉,制作甚朴素。枕之寝,则十洲、三岛、四海、五湖尽在梦中所见,帝因立名为游仙枕。  ”(《开元天宝遗事 ·游仙枕》)

游仙枕?

这名字让穆玄英隐隐约约觉得熟悉。

看记述原本应该是属于皇帝的东西,如何就到得沈眠风手上了?

想了想,能胆大包天在皇帝眼皮底下作案的,恶人谷除了柳公子不作他想。

柳公子的手笔,定然不会默默无闻。

如此一来,他猛然想起一事。

天宝四年,杨贵妃刚被册立为贵妃的时候皇帝曾经想把此宝物赏赐于他,可是却发现宝物被盗,皇帝勃然大怒,命人严查此事,不知为何最后却不了了之。当时弄得街知巷闻,坊间都在谈论此事,当时他跟莫雨经常在茶寮客栈一类的地方徘徊,传闻更是听说了不少,什么穿梭时空、心想事成,传得神乎其神却不知是真是假。

当时还是孩子的自己倒是容易被唬住,曾经一脸羡慕地说着:“若真能回到过去,我们一起回到稻香村那时候该多好!”

穆玄英心尖一抖——该不会莫雨来此地就是想找这个东西的吧?

咬唇想想又不可能,他们如今的立场又如何奢望能回到过去?这么多年来就是单独见面的时候也不曾再说过贴心的话,他甚至庆幸在这乱世中还能与他并肩而立,而不是拼得你死我活。

覆水难收,不外如是。

就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会,他决定先把东西带回去,若真与莫雨的失踪有关定能发现些什么线索。刚要伸出手把东西捧起,脑筋转了转,找了个布包把东西一兜绑在了身上。

一切搞定,忽而听闻门外一片嘈杂,呼啦啦一片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让气氛條然紧张了起来。穆玄英心中暗道一声“不好!”,藏宝额的大门应声被重重的踹开,十几个狼牙军迅速将他包围了起来!

穆玄英心知定是刚才下手轻了以至于让那个瘦高个的狼牙军跑去通风报信,如今形势所迫,他必须在还未惊动更多的狼牙军之前尽快脱困!

他持剑而立,手掌一翻,长剑“咔咔”几声竟延伸变成七尺长枪!

穆玄英平时虽多使剑术,但身为谢渊亲传弟子,枪法自是尽得真传,他这柄剑由天璇影亲自改造过,加了唐门的机关,可自由变换武器,何况枪法属于中程战斗,更适合以一敌百,横扫千军!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寒光闪过,似惊雷劈下,对方惊觉时已被缠上,枪头一抖,游龙般舞出几道花,寒星点点,银光烁烁,霎时拨倒一片。穆玄英趁势几个腾挪逃出了藏宝阁外。

余下的狼牙军奋起直追,穆玄英逃至庭外角落,本欲翻墙而出,猛然看到什么,身形一顿,不得不回头与敌人缠斗了起来。

 

 

莫雨不识路,从地宫里兜兜转转误打误撞被他找到了通往内城东市的入口,出口刚好就在沈园庭院里的一口水井处。

莫雨从井口爬出时看到的就是这么副景象。

天已微明,金色的暖阳从雾霭的天空中斜照下来,地上趴了一地的狼牙军,与之缠斗的青年飒爽的英姿犹如一只猛虎,一招一式,大开大合,肆意张扬,当最后一人倒下时,他终于吁出一口气,并指抹去唇边的血迹,晨风微醺,高高的马尾随风微杨,浅蓝色的外套如旌旗招展,他朝莫雨的方向看过来,微微一笑。

心口好像被撞开了一样,有些措手不及。

莫雨的眼睛再也无法从他身上移开。

这是毛毛啊……

是他一直想着、念着、护着的毛毛……

已经成长成这般模样了……

面前的人忽然就和脑海中的人重合了起来,少年纯真的笑容变得温和清朗,稚嫩的脸庞有了清晰的棱角,更加俊逸了,原本瘦弱的身子伸展开了,变得强健柔韧,身手不凡。

居然会如此的耀眼。

这是……我的毛毛啊……

心跳快得似乎能听到声音,莫雨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在接受真相之后自己对穆玄英的感觉简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想了想其实也没变,只是之前对他解释不了的感觉更清楚了一些而已。

 “小雨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不是让他们看着你的么?”在莫雨还考虑着如何开口唤他的时候,穆玄英已经朝他走了过来。

本来不想浪费时间与狼牙军多做纠缠的,只是被他发现了忽然冒出来的莫雨为了掩护他才不得不把尾随的狼牙军干掉。现在想想还好在他被狼牙军发现之前自己先发现了他,要不然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

莫雨盯着他的眼睛一动不动。

穆玄英被他盯得发毛,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伸出手在他的发顶揉了揉。

莫雨忽然拉下他作怪的手,在他的手臂上张口就是一咬!

“嗷——好疼啊莫雨哥哥!”待反应过来时又赶紧改口道:“小……雨……”

莫雨忽然笑了。

穆玄英在心里吁了一口气,可是没几秒就被他下一句话噎在喉咙里吐都吐不出来。

“你还想骗我吗…………毛毛……”

 

 

 

这回轮到穆玄英盯着他的眼睛,眨啊眨,眨啊眨……

两人就这么互相看了许久,穆玄英才笑道:“你都知道了?”

莫雨点点头。

穆玄英道一句此地不宜久留有什么话回去再说,便带着他又跳回井口。


评论(1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