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y

来存个文……

春回(15雨X盟主毛)修改版4

“小雨想不想当一回大侠?”穆玄英忽然咧开嘴,贼兮兮的冲他笑。

地上的人已经推着抢来的物资走出了老远,莫雨不知道穆玄英还想干嘛,却被他蓦地夹紧胳膊施展开轻功跟了上去,在距离那些人二十尺左右的地方落下。

“看好了小雨!”他随手从地上抓起一把石子,装模作样抡了一圈,然后用力掷了出去

——BIU~BIU~

刚好一人一个蹦了前面人的脑壳。

 “哎哟!谁!”那几个大汉捂住头惨叫连连,齐刷刷回过头来,因为愤怒涨红的脸显得更加狰狞。

 “你要做什么?!”莫雨吓了一跳质问,可面前哪还有什么穆玄英!

莫雨眼神死。

那批人见对方居然是个毛头小子,哼哧哼哧地上前把他包围了起来,一个个甩着横肉拔高着音量冲他嚷嚷:“好小子!竟敢惹你大爷!信不信大爷我撕掉你一层皮!”

 “……”

 “哈哈哈哈哈!老大!这小子眼神够犀利啊,挖出来泡酒不知道味道如何!”

 “……”

 “抓了卖去当苦力不是更好!”

 “……”

 “说得对啊,大人那边正愁人手不够,正好能邀个功!

 “……”

 “哈哈哈哈哈!还是你小子想得周到!”

 “打又不打,只会瞎嚷嚷,果真是丑人多作怪。”

 “你说什么!臭小子!”南哮天怒火中烧,肥硕的巴掌带着风声朝莫雨呼了过来,莫雨矮身躲过,一肩膀撞开靠过来的另一个大汉,翻身跳开几步外。

 “啧……”莫雨看着气势汹汹的几人嗤了一声,他虽然有修习空冥决,但是武功并不算上乘,又是个半大的孩子,对上这么几个大汉基本没多少胜算。

但是那些人是不会放过他的,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这么想着,一个拳头已经挥了过来,莫雨下意识接住,然而对方力大如牛,直震得他腕骨生疼。

忽然耳边响起轻微的哨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破空而来,猛地击中他的曲池穴,这一下夹着强劲的内力,令莫雨手肘一曲,犹如隔山打牛,恰好击中身后劈刀砍下的大汉腰侧,接着膝窝又一酸,不受控制地飞起一脚,直接踹上扑过来的人的下身,痛得他连番几个跟斗嗷嗷直叫。

几个来回之后,莫雨像是被人操纵了一般,虽然无法将对方制服,却也没让对方伤得了他。

南哮天气喘吁吁,始终近不了他身。

 “臭小子倒有两把刷子!”

 “……”

 “你一个小鬼想打赢我们还差得远!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哎呀……这位兄台,他一个小孩子不懂事,都是误会、误会!”路旁忽然窜出来一个穿着蓝衣的人,竟是刚才消失的穆玄英。

他横在两人中间,满脸抱歉,赔笑道:“他是我弟弟,最近刚学了几手,就想学人家劫富济贫,没想到冲撞了您,小孩子没见过世面,这都是误会、误会!”

 “误会个屁!”南哮天正气不打一处来,哪管他三七二十一,越过穆玄英,使了浑身的劲儿抡了拳头就朝莫雨面门砸去,却被穆玄英一把扣住了手腕。南哮天气急,用力抽手却发现竟然纹丝不动!

 “你……”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他吧。”穆玄英抢先说道,但是声音已经沉了下来,原本笑嘻嘻的脸上也只见轻微勾起的嘴角。

 “……”

 “放屁!老大!绝不能放了他,老子今天绝对要把这小子的脑袋拧下来泡酒!”被一个小鬼耍着玩,他们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南哮天虽然面上还是维持着凶狠的面容,心下早已惊晓此人虽嘻皮笑脸的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武功却恐怕远在他们几个之上,不知为何竟没有为难他们,倘若还不知趣收手,到时难保不会吃苦头。

半晌,南哮天冷静下来后道:“也罢,今儿就当我兴致好饶了他这一回!”

 “老大!”

 “我们走!”

几人不甘地朝地上吐了口水,忿忿离开。



“你什么意思?”莫雨不解。

 “小雨好不好玩?”穆玄英竟然笑问。

好玩个头!

莫雨狠瞪了他一眼。

 “你让我跟他们闹这么一回却不把物资要回来,难道只是为了探他们虚实?”

穆玄英挠挠头,不知道如何解释,“也不尽然,有些东西既然要讨,就必须全讨回来才是……”

莫雨看了他一眼,心知他有自己的打算,他不说,他也没兴趣知道。

只是……

 “你武功貌似不错。”

穆玄英听罢,眼睛忽然一亮:“是吗!那小雨要不要拜我为师?”

 “为什么我要拜你为师?”

 “唉唉?难道小雨不想变得厉害吗?”

 “练武我自己会练。”

 “有人指点不是更快?小雨别害羞啊……”

谁跟你害羞了??莫雨气得翻了个白眼,懒得再跟他纠缠。转身离开的时候下意识的揉了揉酸痛的手肘。

穆玄英拉住他,蹲下来,卷起他的袖子,看到手肘处已经红了一块,心疼地轻轻帮他按摩着。

“你干什么?”莫雨不解道。

 “对不起,我刚才下手没了轻重,弄疼你了。”从莫雨站着的角度可以看到穆玄英低垂的眉眼,侧脸柔和的线条,浓密细致的眼睫毛,他的声音和动作都轻轻柔柔的,好像在对待什么珍贵的东西一样。

莫雨哥哥……毛毛错了,你不要不理毛毛……

面前的人委屈自责的表情忽然和毛毛重合了起来,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落在心尖最柔软的地方。

他伸出手,在他的头顶揉了揉。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全身顿时僵住了。

我这是……在干吗……

 “别、别误会……我只是看你长得像我兄弟,想要安慰你罢了……”

对方显然也是一副意料之外的表情,须臾又转换成欣喜的笑脸,直接两手撑在膝盖上托着腮凑过去。“小雨是想你兄弟了?没关系!你就把我当你兄弟,怎么摸都行!”

 “谁要摸你!你又不是我兄弟……”

不知道对方想起了什么,本来还嬉皮笑脸的穆玄英忽然静了下来,用像是欣慰又像是难过的语气说着:“小雨这么温柔,能当你兄弟一定是件很幸福的事……”

不知怎的,莫雨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你不是也有个兄弟么?难道你不想他?”

穆玄英愣了下,竟然避开了目光,像是不敢看着他,只是挠了挠头笑笑道:“想,当然想。”

怎么能不想……

悄悄地又看过去,少年抱臂而立正等着他说话,穆玄英目光一黯,恍惚中眼前的人身形忽然长开,又是那个长发白袍,一身桀骜的人,只是徒留背影绰绰,一笔而过的鸿沟,隔着十几年的光阴,不论曾经多么亲密,他深知他们的结局只能如镜中花,水中月。望穿秋水,求而不得。

我所能期待的,只愿你一世安好。

 “不过我跟他……”穆玄英看着莫雨,欲言又止。

过了一会儿,又忽然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指着自己说道:“这样吧,刚好你缺一个弟弟,我少一个哥哥,要不小雨我来当你弟弟吧!”

莫雨像是看到怪物一样瞪大了眼睛。

大侠你几岁?智商……呢……

立定,转身,莫雨懒得再理他。

 “唉?小雨别走啊!我是说真的!”

 “你看我都自愿当你弟弟了,多好的便宜啊,小雨?小雨雨雨雨雨雨~~”

莫雨顶着一头烦躁的十字走出了老远,穆玄英一下蹿到了他的面前,背着光,橙色的夕阳在青年的身上描了暖暖的一层金光,越发柔和的脸上,那笑容散发着似曾相识的暖意,用着似曾相识的语调,亲昵地唤道:“小雨……哥哥!”

莫雨心中一动,全身好像有什么东西卸了下来,垂着头无意识地握了握拳。

穆玄英见他终于有反应了,又蹲了下来,含着笑意默默地瞧着他。

莫雨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对方乌黑发亮的眸子里满满都是自己的影子。

那个时候,也曾经有个少年,知道他在他生气或不开心的时候不喜欢被人安慰,便习惯了在他抬头就能看见的地方默默地看着他,那时候难免觉得他烦,久了却会奇迹般慢慢平静下来,现在想想那是因为总能见到他在身边。

那个人在身边,便是他最好的支撑。

半晌,莫雨弯起嘴角,伸出两手拍上穆玄英满是期待的脸。

 “当我兄弟可以,不过你得负责一件事。”捏住他饱满的脸肉,狠狠地往两边拉扯。
“让我欺负。”

穆玄英顶着红肿的脸颊,欲哭无泪。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