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y

来存个文……

春回(15雨X盟主毛)修改版3

这时节天气本是多变,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小雨。

细雨如雾,长安城外小树林边一处简陋的茶寮里,莫雨一手托着腮,一手扣着一个空茶杯,百无聊赖地轻轻磕着桌面,偶尔瞧几眼面前气定神闲喝着茶的青年,心情犹如这天气一般,黏腻得让人烦躁。

"啧!"在又等了一个时辰之后,莫雨终于忍受不住一推手,坐直了身子,两手交叠在胸前,盯着穆玄英质问道:"这到底是在干嘛?"之前还火急火燎地说要赶去长安,这会儿却不慌不忙地坐在这喝茶,话都不多说一句,整个一老头子似的。

“小雨你别心急呀,反正都到门口了,什么时候进去还不一样吗?”穆玄英把莫雨扣翻在桌上的茶杯放好,重新斟上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

毛毛还音讯全无呢!我能不急吗!

莫雨狠瞪了他一眼,却又不能说啥,嚯地站起身,大步往树林里走去。

身旁一武卫迈步要跟上,却被穆玄英伸手拦了下来,冲他摇了摇头。

那人不解,穆玄英笑道:“由他去吧,他一会儿会回来的。”

小时候的自己做事既孩子气又容易冲动,好在身边有个莫雨,莫雨既是兄长又比同龄孩子成熟,两人互相扶持的时候多半是他在照顾自己,否则两个弱小的孩子如何流浪这么多年?因此他对莫雨很放心。

他知道莫雨现在还没有完全信任他,不过现在的状况估计莫雨已经明瞭了,跟他合作是他唯一的选择。莫雨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穆玄英比谁都清楚他在某些事情上却很清明。这点在他长大后更是发挥到极致。

想到这,穆玄英又难过了起来。抬眼望去,细雨薄雾中颓败的长安城犹如一个巨大的囚笼紧紧扣在已成荒芜的土地上,徒留几多感慨唏嘘。

他蓦地咬住下唇,手中茶杯失力不小心晃过一个弧度,湛蓝色的衣摆顿时印上几个污点,犹如泪迹斑斑。

莫雨哥哥……

 

 

莫雨觉得很奇怪,明明是熟悉的景色熟悉的路,却与脑海中的景象大相径庭。之前还来不及在意,如今缓缓走来比之前与穆玄英一起在路上看过的还要触目惊心。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若说他跟毛毛一起流浪时见过的多是这种境况,那么现在的恐怕要凄惨百倍。

焦黄的土地,已成废墟的成片房屋,路边随处可见的尸体,人们麻木的脸上看不到半点希望,就连天上的飞鸟偶尔的悲鸣都显得那么刺耳。

莫雨停下脚步,愣了神,平生第一次感到了些许不知所措。

一只干枯皱裂的手幽幽爬上他的肩头,一把扣在肩骨上,过长的指甲随着渐渐施力的动作不可避免的扎进莫雨的皮肉里,疼得他呲牙瞪去。

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老者低垂着头,用呢喃般的声音对他说:“小兄弟,如果你不想被狼牙军串成串挂在刑场的话就别再往前走了。”

“狼牙军?”莫雨看了眼不远处那些守在帷帐前的异族人。

“你是说那些异族军人?”

“军人?哼——”老人一直低垂的头抬了起来,深深凹陷的眼眶中本是无神的双眼却因凝聚起的恨意显得锋芒毕露:“那些恶鬼也配叫军人?”

莫雨见过太多这样的表情,或是嫉恨,或是仇怨,或是不甘。

他并不是个愤世嫉俗的人,活了十几年,走过的路,看过的人和事,受过的苦占了人生的大半,若说人心是个圆,打磨筛漏,他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容得下的东西已经屈指可数,他真正放在心上的也已经不在身边

别人如何,他从来无暇顾及。

所以莫雨没说什么,却是十分识相地停下了脚步,反正他也没打算跑出多远,只是不想在穆玄英身边闷死而已。

这里是比较偏僻的一处流民聚集地,大部分都是饥民病患,只剩几个还算强壮的年轻人照顾着,看到莫雨这一身打扮也不客气,把他当成了流民直接招呼了过来,递给他一只空桶,让他去打些水来。

莫雨看了那人一眼,默默接过空桶往护城河边走去。

 

 

雨渐渐停歇。茶寮里的人也随即三三两两地散去,穆玄英看看天色,又嘬了几口,忽然提声赞道:“焚香细读峨眉顶,候火亲烹白芽雪。没想到如今再尝老板娘的茶竟也不比当年逊色,老板娘果真是爱茶之人啊!”

正在一旁跟其他茶客搭着话的老板娘赵云睿听到这话灵机一动,扭着腰就过来了,花手绢一挥,掩着朱唇娇声一笑,道:“哟,这位客官,听您的话应该是熟客了,兴许还是位故人呐!”

穆玄英也笑道:“故人不敢当,只是许多年前有幸在成都尝过老板娘的茶,确实讲究,因此印象颇为深刻,如今就着微蒙细雨,喝着老板娘的峨眉白芽,倒有几分重游旧地之感。”

老板娘见面前之人丰神俊朗,眸正神清,谈吐温文尔雅,便猜到此人不是普通人,却也不像常来她这吃饭喝茶的那些个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狼牙军,于是便对他心生几分好感来。

“这位公子谬赞了,这长安雨煞气太重,怎及得上彼时的轻灵之雨?这时候……何来的灵山,何来的灵山妙雨?”

这番话听得穆玄英略感吃惊,虽然他本意确是在套话,但没想到这赵云睿竟如此大胆敢说出此番大逆不道之言,要知道这茶寮可是随时都有狼牙军出没的。

赵云睿身为一介女流之辈,自身经营的茶寮却遍布各大主城,甚至在这战乱的年代依然坚强地挺了下来,令不少男儿都自惭形愧,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色,想来她应该也有自己的一套生存斡旋之道。

穆玄英放下心来,对于她的话却有几分玩味,心下一合计,笑道:“老板娘的意思,这泡峨眉白牙的水并非灵山妙雨?可这茶确实好茶,莫非还有更好的替代之物?”

“公子说笑了,灵山妙雨自是无可替代,但是我们这做茶寮生意的,除了选人流客商往来频繁之所作为买卖的地方之外,最好附近还能有清泉净水环绕以方便取水,可如今的世道……你瞧瞧,长安哪块地方没挨过尸体?别说净水……连块净土都找不到,这地上的水要是真的泡了茶,恐怕连茶叶都能吃出血腥味来!”

穆玄英眼神一动,暗暗环视了一下周围,最后目光停在不远处的一口水井上。

“这地上的水不能喝……难道是地下的不成?”

“公子真是聪明人,我这口井里的水可不是普通的井水,普通的井水最多算是比较纯净的活水,而我找到的这口井却有泉水的甘甜和滋养……”老板娘拿着绢帕的手拢了嘴,悄声说道:“我听人家说啊……这井里的水是从华清池里流出来的,恐怕贵妃娘娘还用它洗过澡呐!”

“哦?”穆玄英听说,扬起眉毛,嘴角一勾,似乎胸有成竹。

 

 

 

 

莫雨正提着小半桶水往回走,大老远的就听见营地里吵吵嚷嚷的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

正疑惑着,忽然被人捂住了嘴,扭头一看,却是穆玄英正笑眯眯地看着他,伸出食指抵着唇对他轻轻“嘘”了一声,随后揽着他的胳膊纵身跃上了附近的一颗大树上。

莫雨还来不及问他到底想搞什么鬼,就被地上的情景吸引了目光。

“老子今天就非要抢了!”一个五大三粗,面目凶恶,一身山贼打扮的大汉正把一个青年踩在地上,一手扛着大刀,一手指着剩下的几个老弱妇孺趾高气扬地叫骂着。身后还跟着几个年轻力壮的跟班,其中两个正把分配来的物资往推车上搬。

“这是今天刚发的物资!南哮天你凭什么拿走!”青年趴在地上,被人按住四肢徒劳的挣扎着,脸因为气愤而涨得通红。其他人却是敢怒而不敢言。

世道炎凉,也不过如此。莫雨恍惚又被漫天的红叶迷了眼,那血色的红扎得眼生疼,熟悉的狂乱随着旋转的枫叶舞动从心尖又慢慢溢了出来,蓦地狠狠闭上眼,复又睁开,眼前只剩青年睁得大大的眼,清澈的瞳眸中满是担忧。

心口一跳,他不着痕迹地将身子往后靠了靠,拉开了点距离。

“你就打算这么看着?”莫雨瞥了他一眼,想看他怎么办。

见他没事,穆玄英放心的笑笑,说了句:“不急。”继续安安静静的看戏。

看他还真就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莫雨皱了皱眉,不冷不热地说道:“我听别人说你们是浩气盟的人?是江湖上的正义之士?你们就是这么伸张正义的?”

穆玄英一愣,竟是满脸高兴:“小雨也知道浩气盟?”

“……”

他用手指指了指自己:“那你信不信我?”

“……”我凭什么相信你……

莫雨张了张嘴,却在看到对方满脸期待的样子时不忍说出口。

穆玄英“嘿嘿”笑了两声,伸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又被不满地扒拉了下来。

“你想救他们?小雨果然也是有侠义之心的呀,以后就跟我回浩气盟吧!”

这么说着,对方却一副根本不想理他的样子,穆玄英又无奈地挠了挠头。

被春雨洗涤过的空气带着沁人的清爽,细碎的风撩起少年乌黑半长的头发,在穆玄英眼前被细细地拉长,仿佛能闻到多少年后当他长成那人时发尾让人依恋的芳香,以及穿过指尖的如缎丝滑。他伸出手,在堪堪触及少年的发尾时又放下。

他想起了他离开时的背影,与彼时一般坚强骄傲,却又清冷寂寞。不曾想转头竟一人孤身犯险。

那人总是这样,该他承担的一人承担,不该他承担的也会在背后为你默默承担。

从小到大,他总是习惯了给他无声的温柔。他也习惯了给他完全的依赖与信任。

穆玄英低下头,长长的刘海遮住眉眼,轻喃了一句:“无论你信不信我,我相信你,一直都是…………”

我相信你,逍遥如风自有清明,孤傲如松不畏霜凛。

我相信你,相信你一直都在努力握着我的手,不曾放开……

这句话如蝴蝶煽动羽翼一般轻盈,莫雨的耳朵动了动,一种道不明的滋味涌上心头,他竟然差点脱口而出“傻毛毛”……

他有点落寞的想,自己一定是太想念毛毛了,以至于对方的一举一动都能让他联想到毛毛。

而且不止这样……

他的手悄悄覆上胸口。

只要一想到毛毛,他的心都是满的。

 

 

你到底是谁……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