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y

来存个文……

春回(15雨X盟主毛)修改版2

排版真难……干脆不排了……

=================================



一行人启程往长安走去,因为接近狼牙军驻地,不宜太过打草惊蛇,他们只能走着进入长安,穆玄英让莫雨骑在马上,自己则牵着绳在一旁引路。

“你叫什么名字?”穆玄英故意问道。

“莫雨。”不知是在为之前穆玄英戏弄他的事生气还是在想其他事情,莫雨似乎不太想理会他。

“小雨。”

“我叫莫雨……”

“我就叫你小雨吧。”

“你……”莫雨扭头看着他,神情复杂。

“怎么了?不可以?”看到对方终于舍得理自己了,穆玄英明知故问,歪着头微微笑着。

“你不是他……”对方只淡淡说了这么一句,又转过头去兀自低头沉默着。

你怎么就认定我不是他。

穆玄英张了张嘴,终究没说出来。

“那小子最怕疼了,摔个跤都能哭上半天,他就这么……跳下去也不知道伤成什么样了……”莫雨不知怎的,开始喃喃自语。

“……”

“他心思太单纯,指不准某天会让人骗了去……”

“……”

"可他习惯与人为善,一直以来人缘都奇好,这次让人救了去也是他应得的……"

“……”

穆玄英牵着马的脚步停了下来。

莫雨看了看他,也不多问,只是静静地等着。

一种奇妙的氛围仿佛凝结成了空气在他们周围流转着,似悄然而来的懵懂暧昧,又似早已养成的默契关怀。

许久,才听见穆玄英嗫嚅着低声说:“我呢……有一个哥哥……”

“我们从小相依为命,小小年纪看遍世间人情冷暖,分开之后,一方背负正义,一方背负仇恶,此生的立场注定无解,世人都道他十恶不赦,可我知道他定不会舍我、欺我、害我,我也定不会伤他、误他、负他……”

他忽然笑了笑,“有时候想想,在经过了这么多的苦难之后,我们都还好好活着,听得到对方说话,触摸得到对方的双手,知道对方过得一切安好,老天爷已经待我们不薄了,还有什么理由不满足的呢?”

“我觉得……你那个兄弟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活得比欺负你的那些人都要好!既然他没死那么你们总有相遇的一天……”

穆玄英并不是不想与他相认,他也无意隐瞒,他知道如今这战乱的世道莫雨迟早会猜出这不是他原本的世界,只不过在此情境下该如何让他接受?倒不如让他自己慢慢察觉的好。

他深知,紫源山那一跃成为了彼此的转折点,为此莫雨哥哥入了恶人谷,虽然谢叔叔说与自己无关,莫雨此人的秉性修为注定要入恶人谷,可他还是无法释怀,如果……能就这么带走小雨哥哥,是否就能改变彼此的命运轨迹?

这么想着,他的心忽然抑制不住地狂跳起来。

如果……如果真有这种可能,那他绝对、绝对不能再错过了!

莫雨只是沉默地听着,听到他有个哥哥的时候微微露出惊讶的表情,待他说完,又继续面无表情地看着前方,不再说话,穆玄英却注意到他握着缰绳的手紧了紧。

一路上有很多从长安逃出来的难民,伴随着隐隐而来的兵戈剑戟的厮杀声,曾经瑰丽的枫桦谷也逃脱不开血染的战争阴影。穆玄英一行人边赶路便抽空把刚采来的物资安排给难民。只见一路上莫雨的眉头是皱得越来越紧:“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是枫桦谷呀,你不记得了?”听到他这奇怪的问题,穆玄英忍不住笑了,随手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包子递给他:“给,你最喜欢的韭菜包子。”

莫雨伸手接过,却没有动口。“我知道……可是为什么明明是一样的风景环境却大不一样了?我记得我跟毛毛还没到山上去之前这里还没有这么破败,难道这里也跟稻香村一样,糟了山贼?“

穆玄英听闻噗嗤笑出了声,心想若真是糟了山贼那才是谢天谢地了呢,却只是摸了摸他的头不多做解释,莫雨一掌拍开他作乱的手,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穆玄英在内心啧了一声,第一次觉得难怪周围的人总是不喜欢亲近莫雨哥哥,果然不好搞定啊……

 

 

一路行至长安城外,景象更显衰败,战争几乎使这里成了一片焦土,四处可见游弋的穿着奇异的狼牙士兵,这模样让莫雨震惊得不知如何是好。

他明明记得几个星期前刚离开长安的时候还是一片繁华,天子脚下,歌舞升平,他和毛毛还趁着节日好好地游玩了一番,当时毛毛还说多想在长安有一处居所,不用太大,不用太好,有床有肉包子有莫雨哥哥就好。可如今,万物萧条,百姓流离,天子何在?

“那些人是谁?”

“那些人是攻入长安的狼牙军。”

莫雨听闻,惊得瞪大了眼睛:“攻入长安?这……怎么可能!”这么短的时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他一时无法接受这样骇人听闻的讯息,额角开始突突疼了起来,伸手按了按。

“此事说来话长,你会逐渐明白的。”穆玄英看着他,无奈笑道。

路上途径一个流民营,穆玄英吩咐属下把剩下的物资集中送去给一个叫于浅荷的人。

“于姑娘一家本是从潼关一路流亡而来,当初她和父亲一起在长安郊外这处流民营照顾流民,一年前他父亲去世了便由她一人坚持着,很是让人钦佩,物资交由她负责分配该是极好,只是这么多年了,流民竟是一点不见少……”他说着,忍不住一声叹息。

大唐究竟要如何才能摆脱这战乱的阴影?

山河暮,流年故,何处归路?攒眉千度。

“你与我说这些作甚?你做什么决定又与我无关。”

穆玄英轻笑:“也是,大概是因为你与我那个兄弟很像吧,我已经很久没与他说过这么多话了。”莫雨发现穆玄英很爱笑,嘴角总是浅浅勾着,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模样,跟毛毛一样天生的一副温暖讨喜的气场,只是他在说这句话时,莫雨却捕捉到一丝一闪而过的落寞。

"喂。"

"唉?"

"你的名字。"

穆玄英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问自己的名字。

“我叫穆玄英。”想了想,拉过他的手,在他的手心笔画着,“穆如清风,冬为玄英,穆、玄、英。”

那个人第一次听说他的全名的时候,曾经笑着感叹:一清和一寒厉,恩怨分明,真像极了你的个性。只是曾经那人不知何处,如今这人也不曾记得。

莫雨抽回手,“我不识字。”

“不识字没关系,我可以教你。”

“不必。”

穆玄英也不管他,直接又拉过他的手,“你这个年纪再不学字可要被人笑话了,以后就由我来教你吧。”他用胳膊夹紧他的手臂,用力掰开他故意握紧的手指,一遍又一遍地笔画着。

莫雨没法,只得由着他去,温热的指尖在手心划过有点痒痒的,那种达不到心底的麻痒,想要挠却挠不到,让他开始莫名地烦躁起来,干脆用力一抽手,落下一句:“我会了。”

穆玄英知他也无心再跟自己闹便也不再纠缠他了,看着手下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打算继续赶路。

“穆盟主请留步!”一名身着朴素白衣,面容清婉的女子正急急朝他们赶来。

穆玄英站定,抱拳道:“于姑娘,别来无恙?”

“劳盟主惦记着,小女子和这里的各位还算一切安好,只是还未来得及跟您道声谢呢怎么就急着走了呢?”

“于姑娘客气了,唤我玄英便好,说实在的……若是手下还好,听见别人唤我盟主,我到现在还不太习惯呢……”他别扭地挠挠头,“不瞒姑娘,我们此行长安是有要事在身,不便多做逗留。”

于浅荷闻言,为难地拧起了秀眉,“如此……那该如何是好……”

穆玄英见她似乎有难言之隐,便问道:“于姑娘是否遇到了什么难处?”

“不瞒您说,此流民营本来之前由我和爹看顾,虽然人多势弱,却也不会被人欺辱,全因有丐帮弟子帮忙,更有郭大侠亲自驻守,可是随着战况越来越吃紧,大部分丐帮弟子都被派去了前线,流民也越来越多,我自己一人已经自顾不暇了,此前就有流民反映这附近有一恶霸叫南哮天的,经常来此抢夺流民的物资,本来物资就已经十分吃紧,再被这么一捣乱简直是雪上加霜,偏偏又毫无办法,所幸此次有盟主前来,若能助得一臂之力除去此患,浅荷感激不尽!”

“家国有难,竟然还有人做出此等昧着良心之事!”穆玄英听闻,身上流露的是止不住的愤怒。

莫雨看他眼光灼灼,双拳紧握,一片凛然之色,目光竟有些移不开,这人周正,绝不似那些自诩正义的伪君子,他已经看出来了,心中莫名的涌上少许宽慰。

那个时常嚷着要当大侠不被人欺负的小毛头长大后若能像他一样,成了心中所愿,那就太好了。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