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y

来存个文……

春回(15雨X盟主毛)修改版1

 把以前的稍微修改了一点点……后面接着更新……



=================================



       烟花三月,该是万物春回的时节,然而多年的战乱,四处弥漫的硝烟却总不见一点逢春的影子。曾有才指使着伙计将最后一捆货物装上马车,抬头看了一眼阴霾的天空,暗自叹了口气。若不是前方的大唐将士们还在坚守着,只怕这小小的午阳岗也会瞬间碎在狼牙军的铁蹄之下。

       对面有几个扎着小辫的孩童互相追逐嬉闹,身旁的父母却一脸愁容,乱世离人,一朝太平富贵,一朝祸起镜灭,孩童的方寸世界又怎能承载得起这般的纷纷扰扰、光怪陆离?

       待准备完毕,曾有才喝令伙计们上路,这时其中一个小孩忽然冲了过来,扑倒在马车前方,赶车的伙计被这一吓赶紧勒紧缰绳,“御——”一声急急停了下来。曾有才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惊吓弄得先是一怔,继而心头火起,也不管对方还是个孩子,叉着腰尖声骂了起来:“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不懂事!要是伤了人怎么办?”

       小孩许是被吓到了,扁着嘴赖在地上呜呜的哭。一旁孩子的父母这才反应过来匆匆忙忙道歉,想把孩子抱走,小孩委屈极了,屁股生了根似的根本挪不动地儿,越哭越大声。

       如此纠缠了许久,孩子哭得可怜,曾有才瞧着火气也消了下去,花手绢一挥,“罢了!”便随伙计上了马车。

     “且慢。”随声而来的是一位俊朗青年,身着一身蓝衫,高高的马尾随着稳健的脚步一晃一晃,划着规整的弧度,剑眉星目,淡淡勾着的嘴角似乎总是保持着清爽的笑容,让人一眼就能心生好感。身旁跟着几个英武的护卫,看服装便知是浩气盟的人。

       乱世江湖,群雄奋起,连恶人谷和浩气盟这两个不死不休的对头都放下仇怨结了盟,在江湖上,在平民中,浩气盟都有很高的声望。

       更何况……此人的英姿一看便知与普通的浩气众不同。

       曾有才赶紧换上笑脸,从马车上下来,回道:“哟,我道是谁呢,原来是浩气盟的侠士啊,请问有何贵干?”

       那人抱拳道:“打扰了,不知老板娘是否可以通融一下,容我们先采购一些物资再走?”

      “好说,好说。”有生意上门当然不可能不做,曾有才一边陪着笑脸一边朝伙计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把货物搬下车。

       那人吩咐了手下照单清点,便从中拿起一根裹满了黏稠糖汁的糖葫芦,笑着走到还在哇哇大哭的小孩面前,递了过去。小孩一见,立马止住了哭声。

      “别哭了,哥哥请你吃糖葫芦。”

       小孩抽抽噎噎地接了,一旁的母亲连忙道了声谢,又说道:“孩子不懂事,让大侠见笑了。”小孩一听,不依了:“才不关我的事呢!谁让阿周他们老是笑我的名字难听!”

       那人一愣,也不知想起了什么,随即低低地笑出了声。小孩看见青年笑了更加不依了:“哥哥你也觉得黑子特难听是不是?”

    “啊……这……”面对已经扁了嘴,眼看又要大哭一场的孩子,青年挠挠头,一脸为难道:“不是的……哥哥还听过比这更难听的名字呢。”

     “咦?”小孩眨了眨红红的大眼睛,仿佛不相信他说的话。

     “哥哥认识一个叫毛毛的小孩,他呀,天天被他的哥哥欺负,还老是被嘲笑‘傻毛毛天天光着屁股腚,一根毛都没有,还敢叫毛毛’。”似乎是想到了那样的画面,青年忍俊不禁,却笑得很温柔。

     “哐啷——”不知从哪里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青年立刻换上严肃的神情,警觉地朝发声处瞥了一眼。只见微风过处,林间枝叶飒飒,轻摇款摆。

       小孩子有了吃食,情绪来得快走得也快,又跟着欺负他的小伙伴们一边玩去了。

        物资不一会儿也采购完毕,青年让手下报了数,便在茶馆里稍作歇息。

        曾有才将剩下的杂货收拾完毕,上了马车,启程之际,一个伙计悄悄在她耳边说:“掌柜的,我刚才似乎听到那人的手下唤他盟主,莫非他就是……”

       曾有才忽然悟道:“是了!看这年纪,这非凡相貌,定是浩气盟的穆盟主!哎呀,瞧我这榆木脑袋!”江湖人都道谢渊当初传位于亲传弟子穆玄英,自己誓死捍卫天策府,这穆玄英年纪轻轻便颇得其父与谢渊真传,当真英雄出少年。此时马车已行出老远,曾有才为错失了这难得的结识机会不禁扼腕。

 

 

       这边穆玄英一边喝着茶一边回想着当初在稻香村小小的自己甩着一管鼻涕,光着屁股腚抽抽搭搭地跟在莫雨哥哥身后的模样。身前的小少年一边冲着他做着鬼脸,一边嘻嘻哈哈地笑喊着:"傻毛毛!傻毛毛!"任由他哭着说:"毛毛才不傻!",还伸出一双黏满眼泪鼻涕的手晃啊晃,想够到他的衣角又被他闪身躲了过去,直委屈地眼泪停不下来。等到对方觉得玩够了,不知从哪里掏出来一个破破烂烂的布娃娃往他怀里一塞:"还说你不是傻毛毛!再哭布娃娃就要笑话你啦!"

       时光荏苒,那些片段却依旧明晰。

      这些年来,那个人唤过很多次他的名,或认真,或懊恼,或宠溺,却没有这句"傻毛毛"来得让人怀念,只因彼此的身份立场早已如两条平行线,无限的遥远,却触手不及。

       心口骤然一痛,穆玄英條地握紧手中的茶杯。

       他这次本应在盟中与莫雨商议统战之事,却不知对方得了什么消息,莫雨竟孤身一人去了沈园地宫。当年莫雨在手刃沈眠风这个叛徒之后却因为战事突变还未来得及清缴沈园势力,莫不是他又在沈园发现了什么?不过如今他也顾不得前因后果,穆玄英的心里已经满满的被一个消息占据了——莫雨在沈园失踪了。恶人谷搜遍了整个沈园仍然没有一点线索,好在如今浩气与恶人联盟,穆玄英又不会主动为难恶人谷,要不然堂堂恶人谷谷主失踪,即使谷里有意隐瞒消息却也出不了几天。

       但是穆玄英在听到消息后坐不住了,恨不得立刻飞身去沈园找莫雨。只是无奈盟中琐事繁多,又恰逢战事吃紧,等好不容易安排好早已是过了许多天。

       穆玄英看了看前方的路,想着连夜赶路终于快到长安了,内心不由得更加焦急起来。

       起身付了茶钱,忽的,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竟袭上心头,惹得他身形一顿,竟失了警觉。一道身影一晃到他身后,一把冰冷的刀刃旋即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偷袭者明显武功低微,穆玄英在锋利的刃口快要触到他皮肤的同时早已反应过来,两指聚力轻轻一夹刀刃,恰止在毫厘处,同时曲起另一只手,刚要给对方一记肘击,却在听到对方的声音时完全卸下了防备,呆愣在了原地。

     “不想死的话就带我去见毛毛!”一个温暖瘦小的胸膛贴在了他的后背上,属于少年的声音带着几分不合年龄的狠戾在穆玄英的耳边一字一字道。

       周围的人群发出阵阵尖叫,浩气武卫们见盟主被挟持,立刻拔剑相向,气氛顿时紧张万分。

       时间仿佛静止了,只余对方的心跳鼓动着难以言说的频率。

       穆玄英扭过头,难以置信地瞪着他,眼前的少年无论是外貌、衣着、声音,都与最初分别时的莫雨哥哥一模一样!

     “ 莫雨……哥哥?”惊吓之余,他不自觉地呢喃出声。

       听到这声呼唤,少年的脸上急速变幻着表情,忽而惊讶忽而难过,最后愤怒地拽紧他的肩膀,催促道:“你果然见过毛毛!他在哪!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自觉失言,穆玄英想了想,试探道:“毛毛?哪个毛毛?我不认识。”

     “你说谎!我明明听见你说认识毛毛的!连毛毛小时候做过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莫不是……莫不是你们趁机带走了毛毛?可恶!你们这些所谓的‘侠义之士’就只会趁人之危!”也不知他想到了什么,脸上渐显狰狞之色,握着匕首的拳头也在抑制不住的颤抖着。

       穆玄英听闻,心中猜得十之八九,却也还是不敢相信的问道:“毛毛是你什么人?你为何要找他?”

    “少废话!你到底说是不说!”

    “我只是想确定你口中说的‘毛毛’是不是我知道的那个‘毛毛’,若不是,恐怕在你浪费时间跟我纠缠的空档你的那个‘毛毛’早不知去往何处了。”

     “哼!你们这些‘侠义之士’有本事做,没本事当,看你像是这些人的头,恐怕抢夺空冥决,逼我兄弟跳崖的勾当你们也没少参和。”之前莫雨和毛毛被抢夺空冥决的武林人士逼到了紫源山顶,毛毛为了保护莫雨义无反顾的跳了崖,而莫雨受此刺激,体内的毒素被激发从而狂性大发,在失去意识前忽然听到一阵破空的笛声,等到他终于清醒之后,周围却变得半点人影也无,他急于寻找毛毛,可寻至崖底也不见一点踪迹。他此时的心情疑惑又难过,还参杂着挥之不去的焦虑,只能漫无目的地往回走,在他快要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却听到了穆玄英对那个小孩说的话。

       而穆玄英这个时候已经完全确定了他就是那个曾经和他一起流浪的莫雨哥哥。

       简直……不可思议……

       穆玄英盯着他,眼睛完全移不开。

       不是处事狠戾果决,桀骜不羁的莫谷主,也不是心狠手辣,玉面修罗般的莫大恶人,而是那个时时刻刻牵着他的手不放,为他遮风挡雨,会欺负他哭会逗着他笑的人。

       莫雨的手腕上有一道明显的淤痕,穆玄英至今都还记得那是在饿了几天之后,自己哭着喊着要吃肉包子,莫雨跑去人家那里偷,结果不小心被抓个正着,瘦小的少年被抓着手腕吊着打却哼都不哼一声,自己看着心疼,本来在角落躲着的人扑上去冲着对方大腿就是一口,直闹得鸡飞狗跳两人才得以逃走。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他们以为两人能就此永远过下去,两个相依为命的孩童,吃不饱穿不暖,如过街老鼠,却能手牵着手拥有着彼此。可结果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却是相思相望不相亲。

       也许是感受到了穆玄英的视线,莫雨也低头看向他,却也是一愣,不自觉道:“你……好面熟……”

       穆玄英心下有了计较,笑道:“你先下来……”莫雨此时两脚踩在板凳上,一手揽着穆玄英的肩膀用刀抵着他的颈动脉,一手转而按住他的腰不让他乱动,听见穆玄英的话也无动于衷,只是警惕地盯着那几个持刀的武卫,手心一阵滑腻,竟是紧张得满手都是汗。莫雨知道,若这次不成功或许他也没命再去找毛毛了……

       毛毛……毛毛……是莫雨哥哥不好,非但没能保护你,还害得你生死不明,我一直叫你傻毛毛傻毛毛……只求你真的傻人有傻福被人救了去,从此一辈子无灾无厄,莫雨哥哥也别无所求了。

       少年温热的呼吸喷吐在穆玄英的脖子上,麻麻痒痒的,他不由得缩了缩脖子,不着痕迹地往后靠了靠,直接靠在了少年的胸膛上。少年的胸口瘦弱却异常结实可靠,鼓鼓的心跳是他熟悉的节奏,穆玄英想着许久之前他还曾枕着这胸膛喃喃地说着情话,甚至更久更久以前,在每个凄寒漂泊的夜里,这小心翼翼地将他抱在怀里的温暖胸膛对他来说是无可取代的栖身之地。心中一动,他不由又喃喃唤道:“莫雨哥哥……”

       对方用和毛毛长得十分相似的脸这么唤他,又让莫雨失了神,手上的力道不禁松了松。

      穆玄英看准时机右手顺势抓住他的手腕往腕上的穴位一按,忽然袭来的一阵酸麻让莫雨再也握不住匕首,“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他再反手一抓将他的胳膊扭了过来直接按住了他的肩膀,只这两下莫雨便完全动不了了。

      “你——卑鄙!竟敢骗我!”莫雨扭头瞪着他,牙齿咬得咯咯响,把这些年在市井学的一些粗鄙语言都骂了出来。

       莫玄英一脸好笑,俯身凑近他的耳边轻声道:“我骗你什么了?我可还什么都没说啊……”湿热的气息混合着好闻的淡淡青草味在脸侧氤氲开来,让莫雨晃了神。

       是呀,对方又不知道他是谁,怎么可能唤他的名字,而且……“哥哥”也只能毛毛如此唤他!虽然……虽然对方确实长得有几分像毛毛……

     “你说的那个什么毛毛……”一听到对方提到毛毛的名字莫雨立刻警觉的看着他。穆玄英对上他的视线笑了笑接着道:“我确实知道在哪里,也可以带你去见他。”他闻言愣了愣,继而心头狂喜:“真的吗!你真的知道毛毛在哪里?”

     “真的,浩气盟从不骗人,你只要跟着我们就能见到他,不过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不能立即带你去……”穆玄英话还未说完,莫雨便抢先应道:“只要能找到毛毛我全听你的!”

       穆玄英放开钳制着他的手,笑着问:“你就这么相信我们?”他转了转勒麻了的手臂,一脸无所谓:“反正我已经栽在你们手里了,而且也没有毛毛的去向,不如跟着你们搏上一搏。”

    “你倒是爽快……”

       莫雨忽然眼神一黯,缓缓问道:“毛毛……他还好么?”从那么高的悬崖上跳下,即使活着估计也伤得不轻。这件事在他心里就像一根刺,扎在他的内心深处,永远提醒着他当初有多么的痛,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他发誓不会允许再有第二遍!

       穆玄英一愣,心头即愧疚又难过,当初自己性子烈,只想着若能保护莫雨哥哥做什么都愿!却不曾想过这对莫雨哥哥来说有多么的难以接受。

       有时候人一旦有了牵挂,命就不是自己的。

     “他很好……有浩气盟的人照料着,他现在安全得很。”

       太好了……

       像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莫雨重重长了一口气。

       看着这样的莫雨哥哥,穆玄英心中百转千回。

       虽然还不知为何会遇见这样的莫雨哥哥,但他似乎看见了倒过来的沙漏,回转的时间是否是在向他暗示什么?改变过去?还是提醒他珍惜现在?

       过去的小雨哥哥在这,那么现在的莫雨哥哥呢?

       纷乱的线头缠绕在一起,等着他一根根地抽丝剥茧,现在……走一步算一步吧!

       莫雨垂着头,穆玄英的角度刚好可以看见他的发顶,他才发现小小的莫雨相比大的那只……简直太好欺负!

       他凑上前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莫雨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下一秒就被他托住腋下一把举了起来——“站这么高小心摔下来!”这哄小孩的动作瞬间让莫雨窘迫地红了脸,偏偏对方把他举高了又不见放下来,他只能俯视着他呲着牙边挣扎边叫唤:“你干什么!放我下来!”穆玄英充耳不闻,兀自高兴地托着他转了两圈才放下来,脸上笑开了花。一旁的武卫们看着刚刚还剑拔弩张的两人现在一下子又玩得像个孩子,都不由得面面相觑。

       莫雨气坏了,挣扎中不小心一脚踹到穆玄英的腰眼上,那里正是他的敏感之处,顿时一阵酸麻疼痛袭来,手蓦地松开,捂着腰无奈道:“你的劲儿还真不小啊……”莫雨跳下地,朝他哼了一声,径自往前走了。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