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dy

来存个文……

【血族30题】庄园(上)

N久前的作业,好久不碰差点忘记是什么梗了,还好大纲被我翻出来了……稍微修了一下,把存货发上来……总的来说……就是个监禁piay……


No door is to be opened before the previous one is closed.                                                                                    ——《小岛惊魂》


 

"嗯……"

穆玄英在不断攀升的高热中醒来,大脑的意识还未回归,如同眼前的视线一般模糊不堪,唯一还在清晰运作的只有身体的感官,如火般炽热,如水般湿软。身下是丝滑的绸缎,身上是滑腻的肌肤,逐渐聚集起来的意识在告诉他,自己正躺在一张大床上,在另一个人紧致火热的拥抱里。

他能感到身后某个不能启齿的地方正大开着迎接对方充满爆发力的侵犯,偶尔无能为力地吸吮一下,刺激着那怒张的怪物发了疯般在柔棉丝滑的甬道里横冲直撞,翻搅起阵阵水浪,粗长的柱身狠狠地犁过浅浅埋着的阳心,电击一样的快感似乎又要把他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意识一举击溃。

肚子好涨……不知道里面到底积了多少液体,只能随着那玩意儿的进进出出,自己的身体也在无意识地晃动着,肚子里好像装了水的瓶子一样发出咕咚咕咚噗嗤噗嗤的声音。那人托着他的一条腿,脸埋在他的颈窝里,粗重的气息喷吐在他圆润的耳垂上,将小小的肉珠熏成了粉红色。他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盯着用蓝色丝绸围成的床顶,看着那处因剧烈的晃动形成一圈一圈的波纹,如同置身大海,将他的呼吸一丝丝地扼杀……

“唔……不……不要……”他开始试图挣扎,用好不容易恢复的一点力气推拒着那人的肩膀。那人轻笑一声,带着点慵懒和满足的性感声音突然在耳边跳出来,让穆玄英的心脏蓦地扑通扑通狂跳不已。“呵……毛毛,你又不乖了……”滑溜的舌舔过饱满的耳垂,舌尖沿着下颌的弧度滑过嘴角,顺着翕张的嘴唇伸了进去,轻柔地挑起躲闪的小舌温柔地纠缠。

穆玄英死死盯着那人俊美无筹的脸,对方似是感受到他的目光,也睁开眼睛,如夜般乌黑深邃的眼眸蓄着满溢的温柔深深地望着他,像是将内里潜藏了几百年的感情完完全全倾倒进他的心里……

“怎么了?”看到穆玄英还是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那人狭长上挑的眼角弯起一道弧,笑着问,下身侵犯的力道却不见丝毫减弱,过腰的长发堪比上好的丝绸,滑顺又带着点冰凉地扫过穆玄英灼热的肌肤,过电一般竖起一片小小的颗粒。穆玄英不知道两人已经纠缠了多久,只感到后穴开始泛起酸麻和火辣的疼痛,脆弱的阳心也在一遍遍的抠犁刨挖中快要磨破了皮,只是那种极致的快感早已像鸦片一般让他习惯了沉沦,无法自拔地深陷其中……

"啊……啊……哈……求……你……放了……我……"再一次高潮后,穆玄英终于受不了地求饶。“放了你?那么毛毛知错了么?”“什……什么?”穆玄英努力地回想他这句话的意思和他现在为什么会陷入这般处境。“毛毛要是再逃,我不介意再加重处罚……”对方吻了吻他的鼻子,在他因糊满了泪水而模糊不清的眼神中扯开一抹邪肆的笑容,露出了隐藏着的尖利獠牙,在最后一击强悍的撞击中俯下头颅一口咬上了穆玄英的脖子,穆玄英也在这样的刺激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哭喊着泄了身,记忆随后如潮水般涌来。

是了……那个人是个吸血鬼。

 

 

 

 

穆玄英摊开手里的照片,那是他仅有的对于外界的联系。

照片上是几个人的合影,一个穿着制服的胡子拉碴的大叔,一个围着口罩的可爱少女,还有一个扎着马尾的少年。

被抓来多久了呢?时间仿佛静止了,在这个充斥着黑暗、爬满虬髯藤蔓的孤堡里。他的记忆正在被时间一点点地侵蚀,只能靠一遍遍地重温这些照片来提醒自己——外面还有家人在等他。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进入到这里,又如何遇到那个名叫莫雨的吸血鬼的了,只记得此后被他一直囚禁在这里,只要想逃就会向他实施所谓的“惩罚”,让他无力再逃。

穆玄英想,或许他只是贪恋自己的血液吧……天知道这种地方是不是长久以来只有他一个傻子来过,正好拿来屯着当储备粮不是么……至于为什么他喜欢对他做那种事——据说人在高潮时的血液是最纯粹鲜美的。

虽然如此,他却忽然想起莫雨温柔的拥抱——那个人意外地对他很好,不打不骂,也允许他自由走动,对他说话总是柔声细语的,让他感觉自己就像被捧在手心的恋人一样,而莫雨也确实喜欢对他说些爱语,特别是每次缠绵之时,耳鬓厮磨间的温柔让穆玄英总有那种莫雨下一刻就会掏出自己的心递到他的面前的错觉。

还有每次当穆玄英质问他何时放过自己的时候,莫雨总会用一脸莫测的表情看着他,重复那句他早已听腻的话:“你不属于那里。”随后冰凉的手穿过他的鬓侧,幽幽的一个吻印在额头:“你属于我。”

不——!!!

穆玄英抓起枕头使出全身的力气朝窗户扔了出去。他已经受够了,许久暗无天日的生活,记忆逐渐缺失的可怕让他快要崩溃了!

哐啷——或许是窗户太过陈旧,枕头直接把窗户砸破了掉了出去。穆玄英探出头来朝远方看去,外面是一片昏暗的天空,广阔无垠的平原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农场,其中点缀着十几户农家,地里有不少人在劳作。他忽然反应过来他身处的是一处庄园,这里就是庄园主的城堡。

由吸血鬼统治着人类的庄园?他在心里发出一声冷笑——信奉着上帝的人们何时变得这么可笑?

他检查了下地形之后三两下把窗帘扯了下来编成条做成了绳梯,然后顺着绳梯从窗户慢慢爬了下去。

双脚甫一触到柔软的地皮穆玄英就开始不受控制地奔跑,翻过大片的荆棘花园,越过高高的围墙,当穿梭在金灿灿的麦田里的时候他简直快要流下泪来。

周围的人看到他却好像见了鬼一样,用一种难以置信的受惊表情一路目送着他。他知道莫雨白天都在棺材里沉睡,即使现在他们把他抓回去也拿他毫无办法。不过他们似乎也不打算把他抓回去,不一会儿便又继续手头的活计。

天空昏沉得似乎触手可及,四周却安静得只剩盘旋的乌鸦发出的犹如古钟里老旧的齿轮一步一步咬合的声音,人们好像看不见彼此一样,只顾埋头干活,远处高高耸立的古堡像睁开的第三只眼默默凝视着他治下的众生。

“孩子,你出不去的。”一个喑哑的声音从他身后飘出吓得他一个激灵,猛地回过头来。

对方是个留着虬髯胡须的老人,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用晦涩的眼神望着他。

“什、什么?”穆玄英不太确定他是不是在跟他说话,遂问了一遍。

“出不去的……”老人又低低说着,目光从穆玄英身上缓缓移开,飘向不知何方。“出不去的……我们所有人都出不去……”

“请问……”穆玄英想上前问个究竟,老人却不再理他,转身蹒跚离去。

他有些不知所措,四处张望了一下,完全没有熟悉的地标,看来他已经把来时的路忘得一干二净了。他只能顺着大路一直往前走,直到仅有的阳光逐渐沉没到夜的黑暗里。

穆玄英拨开面前一人高的草丛,忽然指尖一疼,触电般收回手,只见手指不知被什么划出了一道口子,鲜红的血珠子正在一点点往外渗。无奈把手指放进嘴里吮掉鲜血,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地再度拨开草丛,原来另一面就是繁茂的荆棘丛,像是有人特意种植的,放眼望过去占了好几亩地,甚是壮观。

穆玄英沿着中间的道路走去,又走了十几分钟来到一处由荆棘围成的隧道前,他朝里看了看,似乎望不见尽头。他犹豫了,可是目前又没有其他的法子,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狭长的荆棘小道像裸露在外的青色血管,微风下呼吸一般莎莎作响,他插在口袋中的手不由得紧紧拽住那张薄薄的相片,仿佛如此便能充满勇气。

又走了许久才看到尽头,那是一面斑驳的石墙,中间一处小小的木门,穆玄英上前轻轻推开,撞进眼里的景象让他心头骤然一跳,瞳孔猛地收缩。

眼前赫然就是他刚刚逃离的那座城堡。原来兜兜转转了这么久,竟是又回来了!

为什么?我明明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啊……

远方响起几声乌鸦粗哑的叫声,像是毫不留情的嘲笑,穿刺着他的耳膜。

出不去的……我们所有人都出不去……

眼前的景色开始扭曲,旋转,崩裂,如同绝望的世界。穆玄英捂着额头连连后退了几步,却一脚踩在身后物体上。

“啊!好疼!”唰的一下那个物体弹了起来。

 “谁!”穆玄英吓了一跳,转身跳开,一脸戒备地瞪着面前的人。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跟着你的,我、我不是坏人!”那人捂着脚背边原地蹦两下,眼里含着疼极的生理泪水边解释道。

穆玄英上下打量他,见是个与他差不多年纪的青年,同样扎着马尾,浓眉大眼,长得还算俊朗,但是穿着与村里的人完全不一样,倒是与自己一般无二。

穆玄英疑惑起来:“你是谁?”

“我还想问你是谁呢!”那人蹦完了,摸着下巴也打量了穆玄英一阵,也不知见了什么,忽然惊讶道:“这是……”伸手摸了摸他的衣服,却被穆玄英不高兴地一掌拍开了。

“嘿嘿……不好意思。”意识到自己的无礼行为,那人摸摸后脑,尴尬地笑笑。

“我叫叶凡,被困了这么久总算见着活人了,不免有点小激动。”

穆玄英一愣:“你也是被困在这里的?”

“果然你也是吗……”叶凡想了想,又道:“不过你是从城堡里出来的?”

穆玄英点点头。

“太好了!那你也能进去对不对?”

进去?他才不想再回去呢。他摇了摇头。

“这样啊……”对方顿感失望地耷拉下脑袋。

“你为什么要进到城堡里,那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穆玄英犹豫着说。

叶凡挠了挠后脑:“这说来话长,我以前来过这里,不小心落下了些很重要的东西不得不把它们找回来,我找了一年多才重新回到这里,可是这古堡却怎么也进不去了,还被困在了这里……”

“你也有重要的东西吗?重要到冒死回到这里?”穆玄英看着对方露出一个随意的笑容,眼神却无比认真,内心似乎被什么触动了,伸在口袋里的手不禁又握紧了那张薄薄的照片。

“冒死?”对方愣了一下,仔细想了想,笑道:“你是说那个吸血鬼的传说?”

“莫雨不是什么传说,若你真的进过城堡里就不可能没见过他。”穆玄英顿了顿,手抚上因终日不见天日而显出病态白皙的脖子,轻轻撩开垂落的几缕散发,露出印在上面的两个深刻的牙印。

叶凡见状,目不转睛地瞪着那里,惊讶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时,巨大的声响从城堡里传来,两人蓦地抬头望去,最顶上的窗户里,陆陆续续飞出一片片黑压压的吸血蝙蝠,巨大的扑棱翅膀的声音盖过天空的沉寂,让人不由得心生恐惧。

“不好……已经这么晚了,他要醒过来了……”

“谁?”

穆玄英回头往门里跑,边跑边朝叶凡叫道:“东西我会帮你找的!你不要离城堡太远,我会给你传消息的!”

“哎……喂!你叫什么名字?”叶凡这才反应过来,止住要跟上去的脚步,大声问道。

“我叫穆玄英!”随着对方消失在古堡的城门里,叶凡忽然想到什么似的喃喃道:“我还没说……是什么东西呢……”

 

 

 

 

穆玄英走在昏暗的楼道里,边走边调整自己的呼吸。

他出去转了一圈没走多远反而又绕了回来,他毫无藏身之处,与其被抓回来等待不知道什么样的惩罚,倒不如乖乖的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只是为什么无论他怎么跑还是和鬼打墙一样出不去呢?他迷迷糊糊地想着,周围的烛火兹兹地冒着烟,只能照亮他身前的一小片地方,前方看去就好像一处黑乎乎的洞穴,一点一点地将他吞噬。等他恍惚着注意脚下的路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得走到了地下室,也就是莫雨沉睡的地方。

小小的一处房间只摆放着莫雨睡觉的棺材,还有一面大大的落地镜,其余什么都没有,对于莫雨来说终究只是个睡觉的地方。

棺材已经打开了,穆玄英还以为莫雨早就醒了过来,遂凑上前去,没想到他还躺在里面,紧紧闭着眼。

穆玄英看着他,也不知是为什么,就是移不开眼。

不可否认,莫雨生得很好看,纤长的睫毛,像是一笔勾勒而过的上翘的眉眼,棱角分明的轮廓,再加上他生来的冷漠桀骜的气质,若是普通人恐怕看上他的女性会趋之若鹜。

可……为何……偏偏是他……

穆玄英的眼光渐渐往下移,停在他敞开的领口上,那里紧实的肌肉下是鼓鼓跳动的心脏,多少次他在他身下难耐地推拒着他的胸口的时候曾经想过如果他手上拿着的是一把银质的匕首…… 

仿若魔鬼的蛊惑,他不知不觉缓缓伸出了手……

冷不丁手腕被扣住,接着是毫无预兆的天旋地转,穆玄英被莫雨重重地压在了棺材里。

“毛毛,早啊。”苏醒后慵懒低哑的磁性嗓音伴着潮湿温热的气息在耳畔微微震动,莫雨搂着穆玄英的腰将全身的重量都施加在他身上,嘴唇和鼻尖不断在他脖颈处蹭来蹭去。

刚醒来就能看到恋人的脸,莫雨的心情显然很好。

可是穆玄英却不太好过。他被压得喘不上气,莫雨刚醒来就散发的强烈的雄性荷尔蒙让他心惊,无奈棺材里的空间又小,他根本挣扎不了,只能任由莫雨施为,果不其然,三两下他就感到有个沉甸甸的东西顶在腿根处。


接下来是棺材play……等我酝酿一下……


评论(8)

热度(46)